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新闻

-艺考生的出路在哪里?中国式美术教育已经泛滥成灾!

艺考生的出路在哪里?中国式美术教育已经泛滥成灾!

字画网 www.emersonvisualarts.com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6-27     文章浏览次数:15753次

摘要:每到春节时侯。我们总会看到身背画包手提颜料工具箱的美术生们在我们身边匆匆走过,据说2008年中国美术考生已经达到100万之多,数字虽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有这么一群人,在学习一个过时的技法。

中国式美术教育已经泛滥成灾!万人联考现场照片

         每到春节时侯。我们总会看到身背画包手提颜料工具箱的美术生们在我们身边匆匆走过,据说2008年中国美术考生已经达到100万之多,数字虽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有这么一群人,在学习一个过时的技法。纵观整个世界来看,美术学院的入学考试以素描色彩和写实技法作为考察标准的国家屈指可数,中国美术的教育严重落后于欧美的发达国家,今天全球只有极少数国家的美术学院仍然停留在写实技法的训练上。这不是空穴来风,我们不得不反思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的经济已经和世界接轨了,但为什么我们的美术教育却还要保留农业文明下的技法训练呢?根本原因在于考试的标准在美术学院的手里,假如你想要进入美术学院,这将会是一个入场卷,这是一场心照不宣的共谋。 

一、改革开放前中国美术教育的方向 
        自从1581年利马窦①把油画带到中国之后,油画在中国开始了本土化的过程,中国近代的美术教育是随着油画在中国的发展而逐步发展开来的。在这里不得不提两个中国美术教育的先行者:徐悲鸿与林风眠,他们二人领导下的中央美术学院和浙江美术学院是中国两大派系的核心,同时还是中国美术教育两大主线。徐悲鸿在法国留学时,没有学习当时法国画坛最火热的印象派,而是学习了当时的学院派画家绘画,这可能本身有救国图存的实效主义的考虑,但是回国后的二徐论战徐悲鸿肆意贬斥塞尚梵高等画家却暴露了徐悲鸿知识结构的狭窄,徐悲鸿将法国学院派教学的课程全部照搬到中国奠定了中国美术教育的总体底色,建国后的中央美院又全套模仿了前苏联列宾美术学院的课程模式,于是中央美院就变成了中国的写实绘画训练的总基地。林风眠偏安杭州,从一开始林风眠就赞同现代艺术,在教学上是兼容并蓄,但个人喜好偏写意绘画,更注重形式。徐悲鸿坚持写实路线,影响了全国画坛甚至影响了国画的发展方向,形成了国画写实化的潮流;林风眠油画大量吸收了中国写意绘画的精华形成了林风眠独特的油画写意化的风格。写实主义技法和写意的主义技法(当时将写意主义重形式的绘画都统称现代派)的争执从两大美院的建立之初就开始了。
徐悲鸿坚持写实路线,影响了全国画坛甚至影响了国画的发展方向,徐悲鸿 《愚公移山》
徐悲鸿 《愚公移山》
        50年代后至改革开放前,中国美术教育是完全是为政治服务的,绘画风格只能有一种---革命现实主义,搞形式主义油画的发源地浙江美术学院在文革遭到高压控制,全国山河一片红是当时的美术教育的主导思想。这一时期的美术不过是政治使唤的婢女,是全国人民实现共产主义的工具,美术起到了宗教式的教化的功能。 
二、80年代后中国美术教育的方向 
        我国的大学美术教育,从70年代进程后开始加快,特别是数量取得了相当的进展,1984年2月,全国64所大学中共设置了146个美术专业。八十年代中后期各大美术院校教学随着国外思潮的全面引进,教学氛围日益开放,美术教育迎来了它的一次高潮期。
        文革后,随着激进革命价值观的解体,中国人又重新抬起头看世界,发现现代主义原来并不是洪水猛兽,很多人在这种情况下开始反思------星星画会就是在这种氛围中建立发展起来的。中国现代艺术在政府的猜疑和犹豫不决中迅猛发展起来,包括美术教育,现今活跃在国际艺坛上著名的中国艺术家都是八十年代在美院求学或者刚毕业的学生,他们从一开始就接触到了最新的思想潮流,为他们走向世界打下了坚实基础。例如:栗宪庭、高明璐、徐冰、蔡国强、谷文达、黄永砯等,现代艺术思潮一直到89现代艺术大展后以政府的全面高压暂告一段落。
美术教育领域出现了大跃进式的畸形病态发展,徐冰 天书 中国美术馆
徐冰 天书 中国美术馆
        89年后,现代艺术在中国被全面禁止,很多优秀艺术家将战场转移到国外,美术学院也失去了潮流的风向标的作用,在这时保守主义复兴了,写实主义训练再一次一统江湖。写生主义的复兴使我们失去了一次和世界接轨的机会,我们的美术教育从此不仅落后于全世界,而且随着经济引擎的强劲发展,美术教育领域出现了大跃进式的畸形病态发展,浪费了大量的优秀人才。很多优秀人才在搞架上绘画,甚至在办培训班。 
        整个90年至今,中央美院与中国美院在录取学生的标准上并无二致,中国美院一直没有从形式主义的探索中抬起头来看世界,建国60年来国美学生津津乐道三大师林风眠吴冠中赵无极,除了赵无极客居法国参与艺术流派运动在美学上有所突破外,别人都是乏善可陈;央美根本就是在写实主义技法中自得其乐,经过89年后的文化高压,央美国美日趋保守。 
三、 2000年开始中国美术教育集团化、产业化、规模化,出现画室垄断,技法垄断。 
        2013年全国美术生超过50万,江苏美术考生4.8万、山东4.2万、河北3.85万、四川3.3万、河南美术生5万,庞大的美术生群体养活了一个庞大的产业,包括培训、画材、考试一条龙服务产业。
        我们要问,我们社会是不是真的需要这么多美术专业人才?从美术生就业率上就可以看出,就业率极低,市场饱和,各大学院为了利益扩招的美术生毕业后大多都没有工作,最后就流入培训行业,形成了一个恶性的内循环系统。
        这也是美术教育领域的悲哀,想当年学美术都是为了艺术家梦想,现在有几个孩子有这样的雄心?那时候一个美院全部在校学生100多人,现在哪个学院没有几千学生?这些学生毕业后怎么办?这些学院有想过吗?
         也许这并不是学院本身的问题,美术报考人数增多和各个省地方教育的政策有关----美术生双达线算本科名额,这给了很多二三流中学们希望,他们觉得只有让学生学美术才能有足够多的本科达线名额,才能在日渐残酷的招生战场上取得一点主动,说白了这和二三流中学的生存策略有关。
        在源头上把关使艺考热停止的两招:其一艺术生专业文化双达线不算本科名额,那么很多学校就不会鼓动学习成绩中等的学生去学习美术,这样真心喜欢美术的学生才会坚持下去,但这点可行性比较低,双达线不算本科名额有违公平原则;剩下的只有严把关,卡死本科过线率,让很多学生短期突击学习美术变成一场空,这点有些残酷,但各个省都在实践,说明这点可行性比较高,只是苦了学生。
        江苏美术统考教研组已经放出话来,明年,美术统考将卡得更严,这点其实就是为了治疗美术生热病下的猛药。
        地方中学的生存策略迫使他们投入艺考的怀抱,但是学校里美术生多了之后,美术教师不够怎么办?招收大量教师明显不是长久之计,而很多美术院校(特别是二三流的美术院校)毕业的学生找不到工作,于是二者一拍即合,画室招聘二三流美术院校毕业的学生组成承包团队入驻学校搞美术教育“联产承包责任制”,这是很有创意的一项工程。
         美术教育承包制使一些画室抓住了商机,开始通过商业手段操控美术生源,短短几年有的画室学生达到3000人,画室朝着集团化,产业化、规模化的垄断方向发展。
        美术教育承包制的弊端也是很显著的:因为学生众多,所以以前的小画室教学思路就难以适应新形势的发展,为了专业本科通过率(学校和画室承包合作看重的要点),不得不将技法概念化,这样只要不是弱智按照概念好的方法练习,专业都能达到本科线水平。至于学生的真正的专业素质,这个比起赚钱来说是个多么不重要的事情。流水作业,只管速成过线,不管真正的美育功能,导致学生变身考试机器,学生画画不求理解,只是机械地照抄,背方法,背步骤。当然从产生效益角度上看,承包团队的老师恨不得每个学生都是机器人,给他们进行绘画步骤的编程,千篇一律的应试绘画出现了。在这种绘画中,有多年经验的教授也会看走眼,很多教授抱怨近几年学生专业素质低,也尝试考试中进行鉴别,但是如果所有考生都在背,那么教授又能怎么选择呢?有的选择吗?
        美术教育出现概念化是畸形美术考核制度下的必然产物。只要是技法本身都是有套路可循的,将套路概念本身是畸形美术考核制度下美术教育利益最大化发展的必然结果。
        画室集团化产业化还有一个后果,概念到了极致就变成某一种画风引领全国,因为总有一款概念的最好的产品,这种产品考试效果极好,所以被各大画室老师吸收借鉴,最后全国都是那种最优效的最概念的最短期的最应试的方法----从2008年起杭州色彩方法引领全国是偶然中的必然,这也是画室垄断后出现技法垄断的必然结果。 
四、中国美术教育走入困境:美术高考的一成不变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不变? 
        杭州画室色彩大芬村化并不是国美所特有的,只不过杭州色彩的问题更为突出更为直白,更为大芬村行画化而已。技法上近亲繁殖导致的概念甚至各大美院都有这种情况,学习者成了自己老师的平庸模仿者,亦步亦趋,这样的学生那里还有创造力可言?
        学生被告知基础是非常重要的,所有学生都在苦练基本功,素描成为绘画中的一种新的宗教,这个宗教的大本营就是中央美院,但是我们为什么要把青春中最好的时间放在无意义的素描训练中去呢?所有人都画的一样,练来练去不过是黑白灰的准确度,节奏感的把握,这些和这个时代有什么样的必然联系呢? 
学生的素描练习-----黑白灰节奏感完全不是真正的艺术
学生的素描练习-----黑白灰/节奏感完全不是真正的艺术
         上条我嘲笑了杭州色彩的概念,事实上不仅仅是杭州色彩,整个中国的美术教育都是有问题,我们经济科技已经发展到了工业时代,但我们的绘画艺术却一直停留在农业文明对物象的简单模仿时期,有意义吗?在照相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浪费了中国近百万的年轻人的青春在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建国后现实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结盟使绘画有教化宣传的作用,但是现在时代变了,我们画革命题材的现实主义绘画只会让人嗤之以鼻,没有人把革命题材的现实主义绘画当做艺术,不过是工具而已。如果宣传电影电视是更好的绝佳的工具,写实绘画算什么?
        看看艺术史的编写,如果艺术家要和科学家一样伟大,那么艺术必须代表整个人类在人类精神及人类美学②上的探索和尝试,只有这样的艺术才是伟大的艺术,这对艺术家的要求就变得和科学家一样高,要求艺术家要有创新,要有方法论③意义上的创新,要有美学上的创新,这也是新古典主义之后再无古典主义,现实主义之后再无现实主义的根本原因,如果你想成为真正艺术家,你必须在美学上有新的建构,在杜尚的小便池已经进入中学美术课本的今天,我们的美学建构在哪里?还在坚持现实主义下的写实主义?如果毕加索和杜尚是伟大的艺术家,那么他们至少指出了一条道路,那就是写实绘画毫无价值(毕加索);绘画毫无价值(杜尚),真正的艺术隐藏在日新月异的变化中。而我们一再坚持可笑的写实主义训练,并被告知只有这样才能成长为大艺术家。
        绘画在欧美各国已经变成了一种传统技法的标本,就像中国的捏糖人的匠人一样,画家已经变成一个贬义词,变成了匠人的代言人。
        在这里我们要反思标准问题,艺术的标准在上面已经罗列过了,美术教育的标准呢?我们还在纠结于写实主义谁更地道是无意义的,美术教育必须全面超越目前的写实技法考察才能使艺考热降温,才能给学生一个真正的艺术梦想,才能给美术院校一批真正有才华的学生。中国美术教育具有严重的滞后性,如果艺术家不是画匠,为什么我们还要考察写生绘画技法?当小便池都进入中学美术课本时,我们该进行什么样的美术教育改革?如果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写实绘画都没有必须存在的理由,那么我们考核写实技法是荒谬的,美术教育评分标准的重建问题是当前最大的问题。 
五、美术学院的变革及法国巴黎国立美术学院给我们的启示 
        16世纪中叶,意大利人瓦萨利在佛罗伦萨创办了欧洲第一所 “美术学院”,西方的学院艺术教育至今已经有了500年的历史。学院艺术教育制度的出现和确立以及人文思想的发展和影响,使绘画,雕塑和建筑最终脱离手工艺而成为“纯艺术”,这种以培养艺术家为目标的艺术学院经过200年的发展后,形成了一套完备的学院体系和教学制度。
        从19世纪工业革命开始,对设计人才的需求使欧洲各国开始尝试建立一种不同于传统的美术学院教育的新型教育机构,德国包豪斯学校就是这种尝试的成功范例。包豪斯探索出一种把艺术学院的理论课程和工艺学校的实践课程结合起来的新思路,这样就使艺术与设计教育一体化了。事实上当代设计与艺术之间的鸿沟缩小就是从包豪斯开始的,美术学院教学的现代化也是从包豪斯开始的,从包豪斯开始美术教育开始紧跟时代的步伐。
        艺术普及教育进入中学也是开始于19世纪,直到今天,西方国家已经在美术教育上形成了共识,即:应该以艺术史意义上的艺术作品和与其相关的学科知识,作为中小学艺术教育和教学的核心内容。
        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发展和他们的美术教育是密切相关的,而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和中国美术教育完全脱节,甚至受到官方教育和审查体制的制约,这也是中国美术教育发展的瓶颈。
        巴黎美术学院是继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博洛尼亚美术学院后的世界第三所具有300年历史的美术学院。20世纪初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非常保守,学院一直固执地拒绝现代艺术及社会上进行着的各种艺术运动,而且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还忽视一切新技术,包括当时新发明的摄影摄像技术,错失了一次引领世界潮流的机会----因为摄像技术是法国人最先发明的。
        20世纪60年代,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人类进入电子信息时代,新技术媒介的产生改变了人的生活方式与思维方式;,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最新的现代艺术观念的冲击,巴黎美院传统教育体系逐步萎缩。1968年法国爆发学生运动成为压到巴黎美院陈旧教学体系的最后一根稻草,学生自发抵制反抗传统保守的美术教育,早已对传统美术教学反感的巴黎美院学生占领校园,对美术学院一系列体制、美学观念全部要求改革,在巴黎美院里开展了观念艺术课程,行动艺术、装置艺术、影像艺术、后杜尚与后达达主义全部得到肯定,而作为传统艺术手段的绘画、雕塑则基本不在其范畴。罗马奖被废除,法兰西美术学院被架空,70年代为适应社会的发展,巴黎美院向当代艺术敞开大门。
        巴黎美院改革的重心是培养学生的观念或对新观念的挖掘,因此巴黎美院在很早就对课程设置进行了调整,原来设在一二年级的素描与人体结构人体解剖等必修课改为选修课。这一转变某种意义上是传统教学结构模式的彻底终结。随着师资的不断调整,传统写实绘画与雕塑工作室几乎完全消失。在今天的巴黎美院教授拥有各种不同的艺术观念,进行各自不同的教学实践,当代艺术创作兼容各种手段,包括装置、行为、影像、文本等,绘画雕塑只是其中的一种被嘲笑的保守过时的手段,虽然仍然有极少数的人在坚持。
        当代是什么?至少是你活在这个时代并真诚地表现了这个时代,500年后看这个时代,导演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艺术家,现在名导演拍摄一部电影万人空巷去观看,这是不是和文艺复兴时期米开朗基罗广场雕塑开幕式很像,谢天谢地,米开朗基罗的时代没有电影。
        巴黎美院的当代化虽有众多原因,但却是历史的必然性的一个必然案例,我们不能逆天,不能逆历史潮流,就好像全球化是人类大潮流,你不参与你就会被历史遗忘或者抛弃,坚持绘画是艺术的唯一形式的人就是在否定历史的必然性。巴黎美院的经验告诉我们,闭关自守,死抱传统必将走向衰落,紧跟时代步伐与当下社会和艺术发展趋势紧密结合才能有更大的发展。 
六、亚洲国家的美术教育改革个案研究---韩国 
        韩国的美术教育在80年代和我们现在是一样的,也出现过美术考试热(热的同样是传统写实技法),当年韩国艺术院校设置的招生考试和今天中国的“艺考”完全一样:素描、色彩、设计、雕塑,考试的评分标准也和中国完全一致。在80年代欧美国家的美术教育招生考试已经完全转向了个人创造力水平的考察,而韩国依然走的是传统写实技法的考察。所有的美术考卷都如同出一人之手,雷同、呆板、概念,像是同一个机器印刷出来一样!
        具象写实技法是可以套路化概念的,观念和创造力却不可概念,中国艺考热的原因就在于此,因为写实技法可以编步骤概念化,所以就有了如此大的产业规模,杭州大画室有学员几千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如果大学专业入学考试不改变写实技法考察模式的话, “美术培训班”和“画室”热就不可能戛然而止。韩国后来改变了思路,吸收了欧美美术院校的招考思路,首先要交个人作品集,要有推荐信,考试考察观念能力和个人创造力水平,绘画雕塑传统技法被严厉打击,只招收有意思,有感受的坏画模式的绘画雕塑作品。
        在韩国1984年的这期《季刊美术》上,韩国的媒体撰文严厉批评了韩国当时美术院校入学的考试模式,教授和艺术评论家们都认识到以写实技术为唯一考试标准的局限性,长期如此考试导致收取的都不是有创造力的艺术人才,而大都是毫无创造力毫无想象力只会按步骤作画的匠人。美术院校用写实技法考试来选拔优秀的学生是非常困难的,它无视在艺术上最为重要的是个性和创新!这种统一的固定死板的格式化考试方式,反而对没个性的学生更为有利。”
        下面是韩国《季刊美术》摘录的评论观点: 
        “目前普遍认为,素描考试表现出的枯燥和机械化的描绘,会给学生的个性培养带来不利,但是,这种平和而平均化的风格比较安全。 
        水彩画也跟其他科目一样,以“入学考试”为目标的作品,呈现的统一性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它会压制个性的表现,并导致千篇一律的倾向。” 
        韩国80年代各个城市的“美术班”也很多,和今天中国的“考前班”一样火热。但是在80年代后期,韩国政府文化部采纳了教授和艺术家们的提议,逐步取消了这种抹杀学生个性的全国统一的以写实技术为标准的美术院校入学考试方式,把入学考试方式和录取标准交给每个大学的教授和专家自己来制定,改变了统一的写实技法考试模式,开始注重考察学生的艺术才能和个性和创造力水平!
        画室培训班是寄生在考察写实技法的美术考试模式之上的,韩国教育观念和考试制度的改革,那些教授概念的写实技巧的“美术班”自动消失,热爱艺术的高中生想要考取艺术院校,需要在美术老师的指导下,准备具有自己个性和展现个人才华的作品集,面试,考试增加理论考察,写实技法被鄙视,更重观念和创造力成为延续至今的入学考察方式。
        那么中国呢?中国的美术教育何时能够和世界接轨,中国美术院校考试什么时候才能去写实技法化?浪费那么多年轻人的青春学习一种农业文明下的再现的技法有意义吗?听说明年会减少美术高考单招的学校,省联考的地位会进一步强化,同时强化的就是模式化的教学的进一步泛滥,毫无想象力创造力毫无个性和才情的孩子再一次被命运之神眷顾,美术院校里都是这样的学生,中国谈何文艺复兴?
        中国现在的美术教育体系肯定是有问题的。不仅仅是发烧,而且感冒了,他病了,需要治疗。其实对付美术培训班的招数很多,真正从源头抓起的话直接进行考试变革,一两张画定终身是不合宜的。
        艺考热是美术班、承包团队的敛财良机,背后是各大利益集团的利益不断分配的过程。文化部针对艺考热推出的政策过于被动,总是等到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才去针对这个环节推出治疗方案,有明显的滞后性的头痛医头的手法是没有用的,只能打击一时,却不能总的解决。总的解决方案就是:全国各大美术院校的考试改革----这是历史的必然进程,只有这样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才会出现,中国才有可能出现真正的文艺复兴。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